首页 > 医院文化 > 文苑

如此爱你 我不会放弃…… 耄耋老人为爱寻医

作者:西安国际医学中心
时间:2022-07-14
浏览:263次

“我做肺癌手术有6年了,没复发没转移,你看我这身体状态挺好,我能照顾她。”说这话的杨叔(化名)是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心内二病区75床刘姨(化名)的老伴儿,递给刘姨扇子,杨叔的眼眸有些湿润:“她79、我83,还有几年光景呢?”

病床上的刘姨手持古风长柄刺绣扇,即使身患重病也难掩骨子里的精致,左心耳封堵术后恢复良好的她缓缓说:“我有先心病,房间隔缺损、房颤,小时候不能上体育课,也不能爬高,直到1999年退休,病情控制不住了,老伴儿找专家给我做了房间隔缺损开胸修补术,解决了一个问题,但房颤一直是药物保守治疗。”手术后的十几年,是刘姨老两口尽情享受生活的时光,没有工作的负担,没有琐事的羁绊,世界各地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由于没有在最佳时机治疗先心病,刘姨的并发症接踵而至。“这两年,我开始气喘、心慌、嘴唇发青,出现了肺动脉高压,心脏扩大,二尖瓣、三尖瓣反流。”一个个医学专业术语从刘姨的口中吐出,一旁的主治医生、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心脏病医院心内二病区安慧仙解释到,刘姨和杨叔都是高级知识分子,退休前在高校担任外语教授,严谨的治学态度渗透到生活中,患病后,刘姨和杨叔查阅了大量最新的中外文献,对病情的发病机制、可能出现的后果及治疗方案心中有数。

因房颤患者的心房不能规律收缩,血液像淤泥一样堵塞在“左心耳”,经过日复一日的沉积,形成血栓。脱落的血栓随血液流入脑部,极易给脑血管“添堵”,发生脑卒中。节律控制、预防卒中是目前房颤主要治疗方向,但是药物治疗尤其是预防卒中的抗凝药物带来了一些不良反应,去年一年,刘姨呕血两次染红了枕巾。

携手相伴数十载,从稚嫩青涩到白发垂暮,刘姨先后接受过腰椎间盘突出手术、胆囊切除术、双眼白内障手术,每一次的手术,桃李满天下的杨叔都会在大医院托熟人找业界公认的顶尖专家亲自手术,每一次的术前一晚他都比刘姨紧张。

“不过是打了麻药睡一觉的事,没啥好担心的。”淡泊一切的刘姨反过来安慰杨叔。

这一次,不一样。杨叔心里清楚,这次的心脏手术关乎生死。

如此爱你,一定要找最合适的专家给你治病。

亲朋好友、曾经的下属、曾经的学生……都被杨叔“打扰”了一遍,最终都指向同一个人——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心内二病区主任曾广伟。

“曾主任年轻有为,后生可畏!”提起这位80后主任,杨叔赞不绝口,能得到那么多资深医学界大咖首肯的曾广伟主任,擅长复杂冠心病、心律失常、结构性心脏病综合治疗,是左心耳封堵watchman全球带教导师。

手术当天,杨叔抱拳守候在手术室外,担心刘姨这一觉再也醒不来,更害怕错过有关她的一切消息。

常规左心耳封堵是在全麻下应用食道超声指导进行,但是刘姨基础病多,且体质较差,曾广伟主任决定采用局麻下心腔内超声(ICE)引导下手术。一般患者只需穿刺一根股静脉进入封堵系统,而刘姨则进行了双侧股静脉穿刺。心腔内超声(ICE)导航定位,曾广伟主任在心内导管介入的基础上,通过超声探头,精准指导房间隔穿刺,因刘姨23年前做过心脏手术,导致心脏壁上满是瘢痕,硬且难以穿透,穿刺针试探地找到最合适的穿刺点,一点点扩大至合适的宽度。

曾广伟主任采用国内目前直径最细的8F(直径约等于2.67cm)超声导管,更细的直径、更小的创伤,局部麻醉让刘姨的手术舒适体验度更佳,这也意味着对术者的超声技巧和手术技能的要求更高。

心腔内超声指导评估心脏结构,全方位评估左心耳形态、左心耳封堵器封堵位置形态及分流情况,接着,一枚封堵器经股静脉被送入输送系统,直达左心耳,成功封印可能引发卒中的“罪恶之源”。

术后当天,刘姨的嘴巴恢复了血色,清醒后只见熬红了眼的杨叔守候在床旁,年轻时1米8的大高个,此刻蜷缩在侧,竟那么瘦。

刘姨百感交集,在杨叔的耳畔呢喃:“老杨,我的手术确实很难,但也很顺利,曾主任团队一直和我聊天,最后的评估也很满意,你放心。”

接受了这么多次手术的刘姨,只在大腿根部找到了创口,最大的手术、最小的伤口,她握着杨叔因紧张而湿润的手,期待着出院后继续他们的旅行。

你陪我走过春夏秋冬,我陪你直到人生尽头。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

我依然可以在你的眼神中读出初见的心动。

念你年轻时的容颜,恋你虔诚的灵魂,

更爱你苍老的脸上,岁月的留痕。